香隅门户网站
香隅门户网站 > 情感 > 2000试玩金可以提现_4年后《请回答1988》再上热搜:人生只有错过,没有白过

2000试玩金可以提现_4年后《请回答1988》再上热搜:人生只有错过,没有白过

2000试玩金可以提现_4年后《请回答1988》再上热搜:人生只有错过,没有白过

2000试玩金可以提现,作者:文七君

来源: 粥左罗(id:fangdushe520)

转载请联系授权(微信id:shoujirym8754)

最近,一条#李惠利柳俊烈还在一起#的微博,被40多万人顶上热搜。

微博下方,逾万名网友许愿。

“如果有一部剧,可以永远演下去,那我希望是《请回答1988》。”

没有腹黑,没有霸道总裁,没有流量明星,没有狗血剧情,豆瓣评分却高达9.7分。

4年过去了,只要《惠化洞》的旋律响起,窗外呼呼的寒风和身边的鸡零狗碎,仿佛就能随着音乐渐渐隐去,一切又都回到双门洞温暖的时光里。

你会是孩子的父母

也一直是父母的孩子

冒着大雨寻找女儿的宝拉妈妈,专门去买蛋糕向女儿道歉的德善爸爸,为了做手术的儿子深夜痛哭的狗焕母亲……剧里的每一对父母,都曾打湿观众手里的纸巾。

爸爸过世得早,善宇不想让妈妈太辛苦,不同意她出去做事。

妈妈手腕受伤了,他就给妈妈剥好橘子。

妈妈做饭难吃,他却总说很好吃。

“只要能让妈妈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料理王,再难吃的便当,吞下去就是了。”

善宇妈妈中年丧夫,生活窘迫至极,只能瞒着儿子去做清洁工,挣一点零碎的生活费。即使房子被恶婆婆抵押,眼看要露宿街头,她也一个人硬扛,不肯让儿子担心。

一个懂事的儿子,一个刚强的妈妈,绵绵密密的爱意,流过每一个平淡的日子。

直到有一天,善宇外婆来看他们。

善宇妈妈像打仗一样,赶紧从狗焕家里借煤借米借护肤品装点门面,摆出一副过得很富足的样子。

可善宇外婆还是通过衣架上破洞的衣服,看穿了一切。

外婆什么也没说,只是临行前,偷偷留下了一封信和一些钱。

看到信后,善宇妈妈给外婆打电话。接通的那一瞬,她哽咽得一句话都说不出,所有委屈化作眼泪倾泻而下。

坚强的善宇妈妈,面对生活的艰辛,面对婆婆的嘲讽也未曾掉过一滴泪,却在喊出那一声“妈妈”时,泣不成声。

再刚强的人,在自己的父母面前,也会变回那个需要保护的孩子。

到了妈妈的年龄,妈妈仍然是妈妈的守护神。妈妈这个词,只是叫一叫,也触动心弦。

妈妈,依旧力大无比。

有一集,德善的奶奶去世。

德善爸爸在葬礼上,面带微笑地吆喝着亲戚好吃好喝,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德善忍不住抱怨:爸爸怎么这么冷漠。

直到大哥回来,德善爸爸抱着自己的哥哥,两个老男人号啕大哭。

大人只是在忍,只是在忙着大人们的事,只是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担。

因为他们是唯一的顶梁柱,必须处理所有的事情。

其实大人们,也会疼。

我想起了我的奶奶。

上小学时,有一天我放学回家,在门口看到挂起的白幡,站都站不稳。

那是一个我永远都忘不了的黄昏,夕阳还洒在麦垛上,我却觉得完全陷入了黑暗。

没了奶奶,我当时只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,还怪爸爸没有尽全力延长奶奶的生命。

长大后,我才意识到:爸爸当时的伤心,其实比我还多很多很多倍。

爸爸那时候失去母亲,也不过是我现在这个年纪。他没哭,是因为他没有时间悲伤。他要接待来来往往吊唁的人,还要照顾幼小伤心的我。

小时候,以为家里住着两个超人,一个是能修所有东西、挣许多许多钱的超人爸爸,一个是随时随地都能变出饭菜、缝好衣服的超人妈妈。

但是长大后才发现,超人也是人,他们也要承受各自的辛酸苦辣。

爸爸早早地失去了双亲,妈妈也曾为了生活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。

大人和孩子,其实也不过一墙之隔。

那堵墙,就是父母。

父母走了,前方空空荡荡,我们直面人生的艰难。

所谓长大,就是习惯了失去

双门洞的友情,是少年们上学路上的嬉笑怒骂,也是成年人不露声色的互相扶持。

第一集,少年们聚在阿泽家玩耍,到了饭点,纷纷被妈妈们喊回家吃饭。

没过一会儿,他们又各自端着自家的饭菜来回串门,这家送一点,那家取一些。

失去妈妈的阿泽家,本来只有一个菜对付,最后却变成六道菜,满满当当占了一桌子。

有一天,德善妈想找狗焕妈借钱,却因为之前的欠债没还,羞于启齿。

善解人意的狗焕妈妈察觉到了,她没有直接把钱交到德善妈妈手中,而是找了一个借口,夜里来给德善家送玉米,在玉米下偷偷压了一个装钱的信封。

狗焕妈妈表面上是“不好惹的豹纹夫人”,却总是第一时间小心翼翼地帮助邻居们,就算接济也不让对方感到尴尬。

阿泽爸爸住院时,所有的邻居都出动了,有的给他家做饭,有的来医院陪护,一点都不嫌麻烦。

知道善宇妈妈缺钱时,阿泽爸爸批评她不把自己当亲人,第一时间把巨款送给了善宇妈妈。

德善爸爸退休的那一天,胡同里的人都出来了,还很隆重地送了花。

公司没有欢送仪式,德善爸爸很失落,依然是双门洞的邻居们,为他举办了风风光光的party。

剧里的五户人家,分开来,有的贫穷,有的富裕,有的残缺,可合在一起,却变成了圆满的一家人。

大人们的友情,让平凡的生活有了色彩。孩子们的友情,则点亮了整整一个青春。

德善带自己的好友第一次来家里,因为住在地下室而难堪自卑。好友曼玉感觉到了,于是说:“贫穷有什么罪啊,长得丑才有罪呢。”

一句自嘲的玩笑,用真诚消弭了距离。

阿泽围棋失利后,心里很是不安。其他几个人齐聚阿泽的房间,不是用鸡汤安慰,而是用善意揶揄。

当东龙鱼说,这个在围棋上的常胜将军,连上厕所都不能有味儿时,阿泽憋不住地笑了出来,一秒释然。

这是那群孩子们互相安慰的方式,也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彼此间才懂的语言。

就如德善所说:阿泽你当然可以输,你不管输赢都是阿泽啊。

在胡同外,人人都将阿泽奉为天才和神话。只有回到胡同,他才能变成一个可以脆弱的小不点。

真正的朋友就是这样,别人只关心你飞得高不高,他们会问你飞得累不累,要不要停下来。

友谊,体现在每一个点滴的细节里。

狗焕非常喜欢德善,但当他得知阿泽也喜欢德善时,立即退缩了:我不能伤害阿泽。

德善为没有人喜欢自己而难过,一向浑浑噩噩的东龙鱼坐在她旁边陪着,认真地告诉她:你还可以喜欢别人,自己喜欢的才是重要的。

阿泽不喜欢职场人情往来,却在狗焕爸爸住院需要开刀时,第一时间放下原则,找到他的粉丝院长帮忙手术。

因为看到钱包里珍藏的照片,阿泽终于觉察到狗焕也喜欢德善,一向直来直往胜负欲强的他,却默默地放弃了向德善表白。

剧里的每个少年,都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,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珍视的友谊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每件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,秋刀鱼会过期,肉罐头会过期,保鲜纸会过期,友情也会过期。

人越是长大,命运就越是给我们做减法,减去一些理想,减去一些朋友。

或许这才是我们钟爱《请回答1988》的原因,年少不懂剧中意,看懂已不再少年。

那时候的我们

只懂求根公式,不懂人生

每个看过《请回答1988》的人,大概都曾为电视里狗焕和德善错过的爱情唏嘘。

有人说:狗焕感动的是观众,而阿泽感动的是德善。

有一集,这群孩子在校外碰到教导主任,所有人撒腿就跑,只有狗焕没有抛下德善。

德善冒雨回家,狗焕也会等在路口给她送伞。

每天早上为了等德善上学,狗焕会在门口假装系鞋带,一系就是一个多小时。

公交车上颠簸厉害,他会用双臂护住德善。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,可那只用力到青筋直冒的手臂,暴露了一切。

好多个深夜里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,直到看到从读书室安全回家的德善,才能放心去睡觉。

我们的生命里,或许都曾遇到过这样的男孩。

明明心里超级喜欢,却不敢表白不敢行动,甚至嘴上还要常常挖苦。

德善夜里练习举牌时,他会说“见鬼了”。

冬天到了,德善说:“女生觉得冷,男生不应该脱一下衣服吗?”

狗焕却说:“我是疯了吗,我为什么要那样做?”

他总是这么嘴不从心,遮遮掩掩,犹豫不决。

所以,从阿泽给德善打电话,主动约她一起在初雪夜看电影时,这个故事就走向了或许注定的结局。

“缘分和时机,不是自动找上门的偶然,是带着恳切的盼望做出的无数选择。搞怪的不是红绿灯,不是时机,而是我数不清的犹豫。”

大结局之时,狗焕还是跟德善表白了,以一种认真开玩笑的方式。

但是一切已晚,德善已经心有所属。

至今我还记得,第一次看这部剧时,我不懂狗焕跟德善表白时,德善为何是那种表情:嘴角含笑,眼中含泪。

如今重温,我终于懂了。

其实德善,何尝没有喜欢过狗焕,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过确切的回应。她放弃了。

每个青春期的女孩,心里都住过一个等爱的德善。骨子里带着对爱情的渴望,以及担心会错意的胆怯。

幸运的是,那些错过的青春爱恋,只是错过,没有白过。

这些年我常常在想,为什么那么多人站狗焕和德善没结果的爱情?

或许我们今天的念念不忘,不过都是当年的忐忑游移。狗焕的逞强和细腻,德善的羞涩和退缩,是你,也是我。

就像东龙鱼感叹的一样:现在的孩子们啊,只懂求根公式,不懂人生。

少年时代的爱恋,是每天早起的假装偶遇,是故作镇定的心慌意乱,是背靠着门偷笑的欢愉,是故意引起注意的口不择言。

看剧的时候,我们站在上帝视角,骂狗焕傻,为狗焕急。

可是我们都明白:勇敢表白的阿泽只属于偶像剧,犹豫不决的狗焕,才是我们的现实。

爱是想要接近而又小心翼翼的悸动,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,爱是未经触碰却在颤抖的心。

那些爱情里终究要错过的遗憾,才是青春,才是人生。

我们都是剧中人

剧里的5个家庭,都算不上圆满,各有一本难念的经。

德善家三姐弟冲突不断,父母总是忽略二女儿的感受;

狗焕家大儿子考了6次大学都考不上,还得了心脏病;

阿泽和爸爸都是闷葫芦,不爱说话;

善宇家常常被经济问题及刻薄的奶奶所烦扰;

东龙父母忙得一塌糊涂,东龙想吃妈妈做的饭菜都吃不上。

可四年过去了,我们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打开,一遍又一遍地流泪。

或许残缺,才是人生的真相。

隔着屏幕,我们观看别人的故事,又仿佛回首自己的人生。

那些温暖又酸涩的青春,那些爱而不得的人,那些当作笑话一样说出口的心事,那些曾经不离不弃却还是走散的朋友,那些吵吵闹闹却无比珍视的亲情……

终究还是像歌里唱的那样,她们已经被风吹走,散落在天涯。

是的,我们都活成了剧中人。

本文图片来源:《1988》剧照

“我可以,你不行”,恋爱中哪些双标行为你最受不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