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隅门户网站
香隅门户网站 > 星座运势 > 金万城_女子身体掉入洱海,灵魂流落荒野

金万城_女子身体掉入洱海,灵魂流落荒野

金万城_女子身体掉入洱海,灵魂流落荒野

金万城,一、流落山野

桑朵是个自由撰稿人,经常笔记本电脑一带就出去游玩。这天朋友阿若邀她去云南,桑朵一听同行还有阿若的男朋友小陶,就有点犹豫。这人家一对恋人卿卿我我,自己一单身狗跟着做灯泡,他俩不介意,自己心酸介意啊。

可阿若非要拉上她,说她们自驾游,车里空着呢,而且自己跟男友恋爱好几年了,保证不会刺激到桑朵。桑朵也是向往云南的,听阿若这样说,驾不住诱惑跟去了。

三个人先去了泸沽湖,再到丽江,一路玩的不易乐乎。到大理的洱海边上时是中午,他们停车吃饭,顺便到海边走走。阿若跟小陶忙着互拍,桑朵便到水边去洗手。结果她身后的包一滑,伸手去扶时,脚下踩着的石块一晃,桑朵就一头栽水里了。

桑朵不会游泳,只能胡乱扑腾。眼前发黑那瞬间,她看到岸边有人跑向她……

当她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她转动头,看到右侧的落地窗边飘着纱织窗帘,隐约可以看出外面已是夜晚,也能听到海浪和风声隐隐传来。她再把头转向左侧,看到屋子中间有个画架。画架后坐着个男人,此时似乎正在画她。

她忙支起身,低头看看自己,衣服已经干了,看样子离落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可是这是在哪里?她起身下床来,觉得身体轻飘飘的,是受伤了吗?阿若她们呢?自己的包呢?她慌乱跑到门外,这是一所小木屋,屋外有着木制走廊。远处星光下,是黑黝黝的大海。而四周,再也看不到别的房屋人家了。

她回屋问男人:“你救了我?”男人迟疑了一下说:“嗯是的,你被冲到海岸边,我把你带了进来……”他一边说,一边指了指屋外。

桑朵急了,连谢谢都忘记说,满屋子找电话,她甚至忘了自己根本就不记得阿若的号码。但是更懊恼的是,男人说他没有电话,也没有手机。

桑朵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男人说:“洱海边的一个山野,我图清净,与世隔绝来搞创作。”

桑朵没办法,颓废的坐了下来。看来这一夜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络外面的人了,还是等到天亮再说吧。想到这个,乐观的她又觉得自己大难不死,得感谢眼前这个人。

二、一见倾心

桑朵正式向男人道过谢,俩人又互相介绍了一下。男人说自己叫吴明,来大理辗转找到这个安静的地方就住了下来。

桑朵问他家乡在哪里,吴明说了个南方城市。再问起私事,他就岔开了话题。桑朵想想艺术家可能都想保持神秘感,就闭了嘴。她绕到画架后面,看他画下的自己。

只一眼,她就被慑服了。他把自己画的如此美好,躺着的她轮廓线条起伏,闭着的眼晴上像要飞起来一般的睫毛。她说:“你画的太好,我哪有这么好看。”

吴明说:“是你好看,我只是照实画下来……”桑朵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她心想,这个男人不光有才华,颜值还这么高,要是留下来跟他在这世外清净地终老一生,是不是会很美好浪漫呢?

吴明像是猜到她心思,追问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桑朵反映过来,赶紧假装捂着肚子说:“我好像饿了。”她左右看看,厨房在屋子另一侧,水池子里脏碗堆积,乱成一团。她摇摇头想,这才华出众的男人,是不是生活上就又懒又白痴呢。既然是救命恩人,那自己也就做点事吧。

于是桑朵挽起袖子开始收拾,吴明要过来阻止,被她推到了椅子上坐着。她认真看着他说: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无以为报,就帮你打扫一下好了。要是你同意,明天我联系到家人朋友报个平安,再留下住一阵子好不好。那啥,你这不是还有空房间,我交房租给你就好。当然,如果你不嫌我打扰到你清净的话……”

“不会打扰。”桑朵还没说完,吴明就激动的回答。他眼里亮闪闪的,充满期待和热情。像一个捡到什么好东西的孩子一般。桑朵一时不知说什么,吴明突然低下头说:“我每天一个人也没个人说话,与外界失去联系后,清净到人要疯了……”

桑朵蹲在他面前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回家乡去,或是到有人的地方去呢?”

吴明抬起头,桑朵看到他眼里居然闪着泪光。他说:“其实,我回不去。不过现在好了,你来了,有人陪我了……”说完又补了一句:“不是,我意思是你像上天送来的礼物,即使时间短,我也会很开心。”

桑朵的心突突跳起来,她心里那过爱情美梦,此时也突地就醒了。眼前这个看上去还不错的男人,也许正是上天送来的呢。自己一直对这年代的爱情失望,觉得人世诱惑太多,于是常常玩笑说要跟个爱的人去隐居终老。那么吴明,是不是就能实现自己这个梦想呢?

想着,她就不由自主伸出手去,轻轻拂掉了吴明眼角的一滴眼泪。男人握住她的手,拉到自己脸上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手心。

桑朵呆了呆,又不好意的抽回手站了起来。可自己不是来这里找艳遇的,即使一见钟情,也得慢慢来才美好。好在吴明也没进一步有非份举动,他站起来自己走到洗碗池边收拾去了。

桑朵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又开了一朵花。其实这样的时候,他若对自己有什么举动,自己要么经不起诱惑,要么也没办法反抗啊。这四下无人的地方,自己一个弱女子。不过他要真是坏人,救了自己也就下手了不是。

这么越想就越喜欢眼前这个男人,于是欢乐的跳过去跟他抢着收拾。两人嘻嘻哈哈在水池边弹对方的水,完了桑朵又带头将屋里所有角落都收拾了一通。看着这个小小的干净了家,她心里想留下来的想法就更强烈了。

三、送你离开

可是当桑朵说自己也想在这样的清净处住一阵子时,吴明却犹豫了。桑朵想,他这是不喜欢自己吗?所以才会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吗?

她有些沮丧,跟他道过晚后,自己又爬到他的床上去睡了。她几乎不用担心他要对自己不轨,反正前面有过主动被动的机会,他都没有行动不是。她有些失落,即使是个艳遇,想必自己也是不够吸引男人的吧。

她委委曲曲地在黑暗中睁着眼,透过纱帘和玻璃窗看着外面模糊的星光发呆。过了好一会,吴明悄无声息地躺到她身边来了。他缩在她背后轻轻道了晚安,桑朵紧张的没敢动,后来终于还是在胡思乱想中睡中了。

醒来后,桑朵一转头就看到吴明坐在床前看着她。天已经亮了,他微笑看着她。只是那微笑让桑朵觉得好忧伤。

她问他:“我们要到哪里去打电话?我报过平安后留下来陪你一阵子好不好?”

吴明摇摇头说:“桑朵,对不起……”

桑朵听得好伤自尊,只好尴尬地起床出门去找电话。她沿着海滩走,吴明跟了过来。桑朵赌气不说话,眼泪却莫名其妙掉了下来。似乎觉得这一走,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。于是难过地喊:“我配不上你,我知道我们也不会再见……”话音未落,就摔倒在地。

吴明追来,将她扶进怀里说:“桑朵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请你原谅我,我骗了你。现在让你走,就是因为喜欢上你。”他说的语无伦次,弄得桑朵不解地看着他。

原来眼前的吴明,只是滞留在这里的灵魂。他来这里旅游创作,身体死在这片海里,但还没找到肉身,灵魂只好日复一日游荡在附近。回不了家乡,也没法安息。觉得寂寞无助的他,便想在海里找个看得见自己的灵魂作陪。而海边游玩失足落水的桑朵,成了他的第一个目标。他不是救了她,而是把她的灵魂带来了小木屋。他看到阿若他们救走了桑朵的身体,于是伪装成自己救了她。

他本可以骗她说,她也已经死掉,这样她的灵魂就可以留下跟自己做伴了。但是他知道,此时桑朵的身体还在洱海边上某个医院里,在等她的灵魂回去。

他不能自私地留下她的灵魂,他只能说出真相,并让她离开。无比震惊的桑朵,来不及怪他恨他,只是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她知道,自己一旦回到身体里,就再也无法看到吴明了。她冲动着要留下,但最终还是被吴明送回到了落水的岸边。

尾声

桑朵找到医院,看到失神的阿若和小陶。她回到自己肉身里,完成了一次异世界的旅行。

醒来后的桑朵,再次找到了海边那个小木屋。木屋一片破败脏乱,她知道吴明此时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她,或是就站在自己面前。她把手伸进空气,试图探到他,但那是徒劳的。

她重新动手收拾小屋,打扫干净,把自己买的一套新的画具摆在屋子中间。然后留下一张自己的照片,插好一瓶花,摆下两碟小吃,倒上两杯酒。对着空气,她说了很多话,喝了很多酒。

半个月后,回去家乡的桑朵收拾了行李再次来到洱海。这一次,她是来这小木屋长住的,她真正重新修缮了小屋。置办了家居用品,接通了与附近村子小镇的联系。

至于生活上的困难和独居的不安全,她一点也不担心,她知道,吴明会在她和坏人看不见的地方保护她。同时,她每天都会沿海四处走来走去,她知道,她必须找到吴明的身体,让他安息。尽管那样的时候,也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。但是她要以爱之名,送他离开。因为,这也是吴明曾经做过的事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图文无关

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xuanxiaolei94